m88体育·半局--第3期 | 内刊show 5 我的成长之路

时间:2020-12-23       作者:

image.png

我,来自于陕西西北一个贫瘠的小山村,在五岁前的记忆中,村子里有一排排的窑洞,门前是山沟,一条弯弯曲曲的土路延伸到远方,那是村里人挑水必经的羊肠小道,耳畔总能听到咯吱咯吱的扁担挑水声。

那时,父亲退伍后带回来的一台收音机,是家里乃至村里唯一的电器,也是我当时最喜欢的宝贝。每到下午四点钟,我就要抱着它,等待着那远方的声音“小喇叭开始广播啦”。这是我记忆中最快乐的时光,也是我对未来世界憧憬的开始。

上小学了,村子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一部分人在新农村盖了瓦房,我家也离开了祖辈居住的窑洞,住上了敞亮的大瓦房。村中通了电,告别了灰暗的煤油灯,自来水也引到了家家户户,父辈们再也不用走在泥泞的山间小路上蹒跚着去挑水了。我们每每在乡间玩闹的时候,都能听到老人们对当时的生活啧啧赞叹,“真是好呀,不用再饿肚子,不会再穿不暖!”仿佛只是闲话家常,他们满脸的幸福并没有触动当时懵懂的我。

由于山村闭塞,上学的孩子很少,尤其是女孩子,所以,我是我们村唯一一个被父母主动送去学校的女孩儿。其实,对于不给孩子上学的家长,村干部们挨家挨户上门做思想工作,做动员,在他们苦口婆心的劝导之下,有些家长会应付差事,让孩子去学校,但过不了几天,就陆续把孩子们喊回家做农活,带弟妹。我的父亲退伍后被安排给村里开拖拉机,于是,每次父亲开车犁地,我就坐在驾驶室里,高高在上地看着远处的小伙伴,享受他们羡慕我的目光,感觉自己就像小喇叭里面的小公主一样,高傲的性格由此而生。

学校的设施很是简陋,夏天外头下大雨教室里下小雨,冬天冷风刺骨,雪花伴着寒风从没有玻璃的窗户飘进来,教室里连炉子都不烧,冷得受不住了就搓搓手,继续写字、读书,但学习的热情却似乎从不会减少。我带回家的每一张奖状都让父母无比开心,他们比我还要宝贝那些奖状,母亲小心翼翼地将所有奖状贴在他们的房间,家里每每来人,都要一张张地炫耀一番;父亲的战友来访,他总会特意把我叫到去同他们一起吃饭,在父母的眼中,我就是他们最大的骄傲。

上小学四年级的夏天,家里买了村子里第一台14寸黑白电视机。于是每天傍晚六七点钟的时候,忙完了农活,母亲就把电视机搬到院子里,全村老老少少挤在一块,绕着电视机围成一个扇形,一边儿讨论一边儿看;冬天,母亲便把屋子里的土炕烧得暖烘烘的,让老人和小孩都坐在炕上看,通常要到晚上十点电视剧结束了,家里的人才散。


image.png

我的初中在镇上唯一的中学度过。那时,离家远的孩子都选择住校,一次带足一个星期的馒头和咸菜,在学校的职工灶上加热,开水泡馍是他们的家常饭。我算是幸运儿,学校距离我家有三里多路,父亲买了一辆自行车给我,平时都骑车回家吃饭,当时的公路还是土路,下雨天不能骑车,我就在学校和他们一起吃馍。

初中毕业后,我没有考上中专,如果想办法上高中就得去县城,住校花费会很大,那年,哥哥的孩子都到了要上学的年龄,父母年纪也大了,家里负担着实很重,于是,我决定放弃学业,离开家乡去打拼。

离家那天,母亲一大早给我做了一碗荷包蛋,算是送行饭,又把煮好的鸡蛋放到我的背包里,眼里带着泪叮嘱我一切小心,父亲骑着自行车把我送到镇上,清晨六点半,我坐上了开往西安的唯一一趟大班车。大车在崎岖的盘山路上颠簸摇晃,翻过了大山,远离了静谧的村庄, 五个多钟头后,我背着几件换洗衣裳和父母所有的不舍与叮咛,怀着一颗闯天下的雄心,来到了向往的城市——西安。


image.png

到了西安,在西郊下了车,已是黄昏时分。二月里,天黑得很早,我一个人鼓足勇气沿着西南路在每一个工厂门口打听是否招工。天越来越暗,十来岁的我第一次尝到了离开亲人后的孤独,想到父母依依不舍的眼神和担忧的叮嘱,想到山里贫瘠的生活,想到今后要走的路,我默默地攥紧拳头对自己说:要克服一切困难,相信你会闯出一片天地。

当时西安的西郊还坐落着一个个村子,三桥也不过像个集市,没有那么多高楼大厦,造纸厂、炼钢厂、化工厂林立,天空总是罩着层雾似的一片昏暗,冬天几乎见不到蓝天和白云。到了夏天,到处都是蚊子,它们肆无忌惮地横行,每个人身上都被咬满了包。到了晚上宿舍里热得根本睡不着,我就选择去加班挣计件工资。我的老板和老板娘是一对心地善良的夫妇,在生活上尽可能地照顾我,我经常去他们家里做客,吃顿家常饭菜,从胃到心都暖暖的。所以直到现在想起他们,我仍然满心感动。

打工的日子平淡而孤独,远方父母的牵挂总是萦绕在耳边。一开始每个月我都会写信回家报平安,那时候,一封家信一来一回最快也需要一个星期,所以大家忙完工作,都喜欢打听邮递员有没有送信来。后来西安时兴起传呼机,但传呼机需要有电话才能回复信息,在农村,电话只有机关单位才有,很多老百姓甚至都没见过电话长什么样,所以书信还是继续进行。后来有一天,父亲兴奋地在信中提到了村主任家装上了办公电话,让我有事可以打电话给他们。当时的我想到以后可以经常听见远方父母的声音,开心得好几天都睡不着觉。

过了两年,小灵通代替了传呼机。我攒了大半年工资买了一部小灵通,当我第一次用它给父母打电话时,感觉自己已经飘飘然了。许多年过去,现今每每拿着智能手机同父母视频聊天时,我都不禁会想起那部陪伴了我几年的小灵通,那是寄托着父母亲情和浓浓思念的信鸽。


image.png

二十年来,我亲眼目睹、亲身经历着西安每一点一滴的改变,不论是城市的建设,还是人们的思想,或是电子科技的飞速发展,都带给我日新月异的感受。我们在各行各业建设西安的一线阵地上努力着,为养家糊口,也了为城市发展贡献着各自的力量。而西安城中村的大面积改造,也给了每个外来务工人员定居西安的决心和希望。

如今,在我看来,西安的空气比二十年前要好得多,冬天也常常能看到蓝天白云,夜晚的北斗星显得清晰明亮;西郊不再是烟囱高耸黑云翻滚的情形,路边的污水沟也不复存在,城市的绿化做得越来越好,道路加宽、地铁开通、高铁运行……

这座城市的蓬勃向上,与我们每一个人息息相关。

身边的发展就在眼前,祖国的发展就在身边,我们经历了2008年金融危机的洗礼,见证了奥运会的成功召开,遭遇了汶川抗震救灾的大悲壮、大爱心,迎接了互联网购物的突飞猛进,更取得了三次探测器成功登月的成绩,这一路艰辛,一路辉煌,让我为祖国骄傲。


image.png

如今回老家,虽说通了火车,但很多人都会选择开着自家的私家车,走在宽阔的福银高速上,一路坦途而至。从小镇穿过,镇子内外已看不到土路的踪迹,到处是柏油路;一排排楼房林立,漂亮的幼儿园跟城市没差,也有校车每天接送孩子;我们中学时代的教学楼早已换成装有空调的小高层,朗朗的读书声给小镇增添了文化的气息。

唯一没变的大约便是乡村舒心清爽的空气。

回到家,和父母边看电视边聊天,他们有时会说,“现在社会太好了,国家每个月给发养老费,生病住院有政府补贴,地里的活儿都机械化了,只要肯干就有钱赚。我们坐在家里,还能看到外面的宽广世界,和儿孙离得再远也能视频说话……”质朴的话语道出了无尽的感恩和赞叹。


image.png

偶然的机会,我有幸加入了m88体育集团,开启了全新的工作生涯。在这里,我认识了m88体育集团,认识了令人尊敬的王方胜董事长,果断能干的任月莉总经理,认识了集团丰富的版块产业,认识了“柿柿红最富平”的天玺柿饼,集团三大小镇的规划、两大公益的实施更让我看到了希望、坚定了在这里踏实工作的信心。2020年春天这场疫情期间,集团在承担着停工停产、保障数百名员工薪资的压力下,仍然全力以赴,为抗击疫情出资出力,让我既感动又自豪!

70后的我,经历了农村和城市的大变化,感受了时代的飞跃进步,生长奋斗于这个时代的中国,能亲身经历这么大的改变,是我的荣幸,也是这一代中国人的骄傲。我想,我找到了人生的方向,事业的归宿,富饶发展的祖国保护着我们,责任强大的公司给了我们施展才能的好平台,还有什么能让我们畏手畏脚呢!

如今已近不惑,我会更加珍惜身边的一切,就算只是一棵草,也要在这样美丽的蓝天下,绽放自己最亮的颜色,直至生命融入到泥土中。


文章图片来源于网络,侵联删。

上一篇: m88体育·半局--第3期 | 内刊show 4 风吹麦浪 下一篇: m88体育·半局--第3期 | 内刊show 6 Eat Pray Lov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