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88体育·半局--第3期 | 内刊show 9 西安人的童年回忆,唐玄宗的占地往事

时间:2021-01-20       作者:

image.png

说起西安人的童年回忆,估摸每个人都能够从自家的老相册里,翻出一张在兴庆公园的留影。

还记得那个大象滑梯么?不知带给多少代西安小朋友最简单的快乐。不过,想必很多人长大以后,大约都再也没有去过兴庆公园,就像你关于这里的记忆只停留在它是“兴庆宫”一样。

image.png

从“隆庆池”到“兴庆宫”

相传武则天时期,长安城东的隆庆坊南部,有一户人家的水井突然间开始不停地冒水,久而久之,这里就塌陷成了一个十多顷大小的水塘,由于水塘在隆庆坊内,所以这池子就被称为“隆庆池”。

当李隆基还是个意气风发的小藩王时,和我们很多人年轻时一样,他也与几个兄弟同住一坊,即今天兴庆公园所在的唐长安城隆庆坊北部,这里也被称作“五王子宅”,当然,他们是皇子,居所也是几套宫殿连在一起,可不是我们的合租公寓。

待到藩王变天子后,因“隆”字犯了皇帝的名讳,这里就不能再叫隆庆坊了,自此改名为“兴庆坊”。避天子讳自来有之,唐太宗名“世民”,国家部委之一的“民部”从此改称“户部”,唐高宗李治时期,唐朝官员便不再用“治理”这个词。

做了皇帝后,李隆基还是很喜欢这片自留地,于是登基没两年便迁走了几位皇兄,并且合并单元格,将这里打造成了一整个宫殿,兴庆宫这才粉墨登场。

image.png

改变里坊格局的扩建工程

玄宗登基将兴庆宫占用后,总觉得这里仍然欠点儿感觉,遂大手一挥,将兴庆坊北边的永嘉坊和西侧的胜业坊各划了一半,一并围进兴庆宫地界。规模扩大了的兴庆宫,这时终于可以比肩太极宫(大兴城皇宫)和大明宫(唐长安新建皇宫),最终形成了唐长安城“三大内”的格局。

说到唐长安城的形制,其实是坐享了隋文帝时期兴建的“大兴城”成果(隋朝之所以将长安为大兴城,是因为隋文帝曾经被封为‘大兴公’)。里坊格局正是在那时,由著名建筑师宇文恺规划而来的。而兴庆宫的扩建,则是唐长安城重要的城市肌理变化,原本左右对称的城内格局里,多了一座皇家宫苑。


image.png

最亲民的皇家宫苑

别以为兴庆宫只是一个新建的宫殿,它和传统皇家园林还是有些不同的。开元、天宝年间,唐代的繁荣达到了鼎盛,盛世之下,你会发现皇帝生活得仿佛也没有那么肃穆高远。

在兴庆宫的西南角,有两座高大的宫室:花萼相辉楼和勤政务本楼。且先不说它们建筑上的巧夺天工,坐落在皇宫拐角的宫殿,这个布局本身就突破了常规印象。宫殿窗沿之外就是长安市井,据说诸如上元节等盛大节日,玄宗时常登楼酬答百姓的致意,历史上几乎没有君王跟平民如此互动过。

“花萼相辉楼”听来花哨的名字,来源于《诗经》中的“常(棠)棣之华(花),鄂(萼)不韡韡(weiwei光明,光亮)。凡今之人,莫如兄弟。”简单来说,这纯粹是玄宗为了和皇兄们玩乐、宴会而取的名字。还记得“五王子宅”吗,没错,他们不过是搬到了兴庆宫隔壁而已。


image.png

一个盛行诗歌的时代,国家之开明便可以显见。诗圣李白供职翰林院时,被玄宗叫来兴庆宫作诗夸贵妃,于是就有了《清平调》三首。

“名花倾国两相欢,常得君王带笑看。解释春风无限恨,沉香亭北倚栏杆。”(其三)

一首诗传世,一座亭楼也跟着流芳百世,兴庆宫里的沉香亭就这样被标记了出来:玄宗赏牡丹哄贵妃的亭子。

除此之外,玄宗和杨贵妃从皇宫去曲江游玩的夹城密道,便经过兴庆宫,以他们的生活习惯来看,想必多是由兴庆宫出发。

兴庆宫的后世

由于兴庆宫夹带了太多唐玄宗的个人色彩,以至于开元之后,再没有皇帝在这里长居。诗人们从墙外看到没落黯淡的宫殿,也不禁感慨:

“千秋佳节名空在,承露丝囊世已无。唯有紫苔偏称意,年年因雨上金铺。”

唐末长安城被毁,兴庆宫也未能幸免。清代建东关郭城时,城墙的走向勾勒出了兴庆池洼地的痕迹,但宫殿是早已被市井掩盖。

1958年,为配合上海交大西迁西安,兴庆宫在残存地块上进行了系统性的考古挖掘,确定了花萼相辉楼和勤政务本楼等一些宫殿的大致位置,并依照原有形制建起了兴庆公园,成为几十年来西安市里最大的公园,无数西安人童年生活写照的背影。


image.png

不过,虽然建起了大公园,但由于当年经费有限,兴庆宫并没有被完全保护起来。

到今天,兴庆宫作为公园已不复瑰丽,除了回忆,几乎没有吸引人的亮点,而作为文物保护单位,却只能让人们揣着资料,寻觅那散落于公园各处的一个个历史记忆,不得不说是一种遗憾。

文章图片来源于网络,侵联删。

--END--

上一篇: m88体育·半局--第3期 | 内刊show 8 与时间相处 下一篇: 最后一篇